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加拿大的厦门枫

跟着我的文字及镜头,让你看见美丽加拿大的社会万象!

 
 
 

日志

 
 
关于我

在亲切、温馨氛围的厦门岛长大,造就了自己的Easy going性格。现在来到同样漂亮、休闲的蒙特利尔岛生活。心存感恩,拥抱家人朋友,与他们一同发掘生活闪光点,哈,原来幸福、快乐、满足就在我们身边。

网易考拉推荐

多云 -6°C到-16°C 从播放闽南语歌曲到介绍深远的闽南语文化  

2005-12-21 02:44:25|  分类: 我的私人情感及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或许很多打开我Blog网站的朋友,特别是来自我们闽南或者台湾地区的朋友,都会很惊讶,怎么我会在这里放上一首闽南(台)语歌曲,有的人更会笑,而且还放这样“耸”(闽南[台]语发音,“老土”的意思),是的,这歌曲是首很老的闽南(台语)歌曲了,我是来自厦门地区的仔,在那里长大,虽然我祖籍是在福建中部不说闽南语的地区。从小,在闽南文化的环境中长大,使得我对于闽南这个地区有强烈的认同感,以至于一听到闽南(台)语,我就感觉特别的亲切,那种家乡的乡土味...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我现在定居在这个离中国相当遥远,远离我的故乡闽南地区、厦门岛的异国,在这里工作、学习、生活着,并慢慢地开始融入到了这个西方文化世界中来。很多生活上的东西、方式都因为现实的生活环境因素,开始慢慢地进行所谓的“西化”,有的我感受到,有的则是没有意识到。前天,我照例到YMCA游泳,在我住的Guy-Concordia地铁站等候的时候,突然地,我在那里听到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旋律,就这样悠扬地,一直缭绕在我耳边,是的,它就是一首很古早的闽南语歌曲---《等无人》,当时,我突然地整个人就这样怔住了,我寻声望去,那是在一个地铁另端拐角的一个入口处,我没有走过去,但是猜都知道是什么街头的西人在演奏卖艺。我闭着眼睛慢慢地聆听着,边心里哼唱着。这是多奇妙的感觉啊!!!在这里,远离着家乡闽南地区,这个人口过三百万人,但是华人不过四万的国际大城。这里充斥着法语,英文都变第二语言,而在华人中,又大多是说话带浓厚“儿”音的中国北方人及一直会“昧也”叫的广东香港人(没有任何贬义,请见谅此描述),几乎没有闽南人的身影,更别说听到闽南乡音了,我最近一次听到乡音还是在这城市里同样踪迹稀少的台湾人开的餐厅那里。
 
注: http://media.putfile.com/315612608020154652932358838597 《等无人》 线上收听
 
或许你会问:这歌曲说的是什么?它说的是一个女人在海港边望着大海,期待着出海的心爱人,可以早日回家与她团聚!边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我的眼里突然一阵阵的酸起来,泪水不断地涌出来。我强抹去泪水,快速地望了下四周,月台上的各种肤色人们正在没听见似的,继续百无聊赖地三三两两等着车,家乡的旋律在他们耳里,顶多是众多好听音乐之中一首。对我,那缭绕的家乡最熟悉的音乐声突然让我了解了,以前在国内的时候,看到在海外生活非常多年甚至半世纪的老华侨,一到我们闽南寻亲,在听到我们年轻一代认为很“耸”(闽南语“土气”的意思)的闽南歌仔戏,就激动落泪,甚至掩面痛哭,现在我完全明白那种感受了。生养自己的那土地,自己永远不可能割断。那乡音,更是无法改变。
 
趁此机会,我认真地上网,查找我们闽南语,闽南文化的相关资料,并想同我身边的或我认识的朋友分享。一直以来,我只知道,闽南语、闽南文化是中国的古语、古文化,但,到今天,我查阅资料后才发现,其中竟然是那么有悠久历史及丰富文化底蕴,篇幅问题,简单在这里介绍我的乡音及家乡闽南语文化,共享其中的幽深中华文化。
 
*以下资料均来源"维基百科"网络资源,中国大陆部分用户可能无法访问维基百科。(真想不通,这样的纯开放自由式华文资料中心都要被某国政府封锁!莫名其妙!)  
 
闽南话(白话字:B鈔-l鈓-gú),在台湾亦称Hō-ló-ōe(福佬话、河洛话、鹤佬话等),属于汉语族闽语,也是最有影响力的闽语。分布在福建南部、台湾、广东东部的潮汕地区、雷州半岛、海南岛、闽西龙岩市区与漳平一带、闽东宁德市的福鼎一带、浙江南部苍南、平阳、洞头部分地区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基本上,按地域,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几种次方言:
漳州话 /泉州话 /厦门话(Amoy)/ 东南亚福建话(Hokkien)/ 浙南闽语/潮汕话/ 海南话

语言之间的亲近性

闽台片

亦即本土闽南语。漳州和泉州是语言学范畴内所指的各种闽南方言的发源地,所有的闽南方言,其源头都是漳州话和泉州话。漳、泉方言内部有些许差异,主要是音韵系统方面微有区别,但相互之间有严格地对应关系;语法及用词则基本一致。明清以来出现的厦门话和台湾话(两者高度接近),都是直接由漳、泉各县(市)方言混合而成,均体现了亦漳亦泉、不漳不泉的特点。基于此,厦门话台湾话亦被国内外人士视为典型的闽南话。闽台片的的闽南话内部较为统一。东南亚的福建话也就是指闽台片的闽南语。

浙南片

明末清初时期,有大量的闽南人(主要是龙溪海澄漳浦安溪惠安同安等地)迁徙到浙南的苍南县平阳县玉环洞头一带以及福建东北部的福鼎霞浦一带。浙南与闽东地理相连,口音亦相近,这个片区统称为“浙南片”。闽南话传入浙南、闽东地区后,由于自身的演变和受周围方言(浙南是瓯语,闽东是福州语系)的影响,与闽南本土的闽南话形成一定差别,苍南人习惯把这种方言称为“浙南闽语”。现代的浙南闽语与闽台片的闽南语相比较,主要是入声韵鼻化韵的退化消失以及用词方面的差别。但总体而言,浙南闽语基本还是保留了本土闽南语的其它特点。相对来说,浙南闽语要比潮汕话更接近闽台片闽南语。

潮汕片

潮汕话与闽台片的闽南语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相互之间差别仍旧十分明显。其语法与闽台片相同,词汇也有高度的对应,语音语调上则差异明显,彼此不能沟通。在潮汕话和闽台片相交融的地区,兼具有二者的发音特色,如福建的诏安,新加坡等。潮汕话除了分布于广东省潮汕地区以外,还广泛分布于东南亚众多潮人聚居地。

 
海南片

海南话据说是由闽南(一说莆田)人迁移过去之后与当地语言混合后形成的一种闽方言。海南话以文昌话为代表,与其他片区的闽南话的差别最大,基本不能通话了。 

闽南语的形成

鹤佬话的前身 --- 闽南语,乃是闽语的一支3中国汉朝末年的三国时代,中原发生战乱,难民开始进入福建,造成原有“百越族”土著民族的语言发生变化,而逐渐形成了最初期的闽语。然而,汉人大规模入闽,则是始于“永嘉之祸”,由于晋室南迁,大批北方汉人入闽,而带来了3世纪时北方的口语音,亦即所谓“十五音系统”,而“泉州语”亦于此时渐渐形成。

唐代时,陈政、陈元光父子带兵入闽平乱,进而屯垦漳州,带来了7世纪的北方的中古音;10世纪时,王潮兄弟又带军队入闽平黄巢之乱,也带入了当时的中古音。从以上的两批移民,所带来的北方口语,经过一番演变就形成了所谓的“漳州语”的基础。 

闽南语确切说是一种语言而非方言


如果以闽南语当作讨论主轴的话,已经有不少学者指出,闽南语本身和其他汉语之间的差异非常大(见董忠司2001;林修澈 1994)。以王育德(1960)的研究为例,他就发现闽语厦门方言和北京话之间所共享的“同源词”,只有48.9%而已,这个比例,甚至比英语德语之间“同源词”的比例(58.5%)还要低。也就是说,如果以“同源词”当作指标来比较语言之相近程度的话,闽南语和北京话之间的差异,竟然比英语和德语之间的差异还要大。

从语音上来讲,闽南话是一种声调语言(en:Tonal language),使用不少变调的规则(en:Tonesandhi规则)。鹤佬话的特色之一是包含了“白话音”和“文读音”两种音韵体系,同一个字常有文白发音不同的情形6。白话音是日常生活语言的发音;文读音则是阅读汉语古文经典时的读音。目前在生活词汇使用上,文白交叠的情形所在多有,但不致造成沟通的困难。

对中国北方人而言,闽南语系的音韵与北方话相距极大,基础对话更是全然无法理解,在清代时期常需以笔谈才得以沟通。 

台湾闽南语与厦门话之比较

一般而言,在所有的闽南语当中,台湾闽南语与厦门话在发音上最为接近5。然而,已经有学者指出,从语言形成的角度来看,这两种语言至少有以下四个不同的地方:

  1. 台湾各大城市的居民并非直接由漳州和泉州搬过来的;而厦门的居民则大多直接迁自漳州和泉州。
  2. 早在17世纪明末清初的时候,大批的移民就已经移居台湾,因此台南建府的时间相当早;而厦门市的急速兴起,则是19世纪五口通商以后的事。
  3. 台湾由于交通、学校制度、电视广播事业发达,工商业、征兵、就业、就学所带来人口的流动量和交流量远超过福建,以致于台湾闽南语的内部差异微小,互相通话毫无阻碍。厦门话虽然素有“闽南话的标准话”之威信,范围却只限于厦门市和它的近郊,不论是人口或地域,都不如内部差异微小的台湾闽南语。
  4. 厦门的住民和泉州、漳州之间的来往从来没有断绝过;而台湾跟中国大陆居民的往来,曾有清代的海禁、日本的统治、国共的对立等,彼此影响的机会比较小(郑良伟1987)。

而历来对于台湾闽南语与厦门话语言本身的比较研究,学者们一致的结论是:虽然台湾闽南语与厦门话都是由漳州话和泉州话混合而成,但二者混杂的方式不太一样。其中在语音语法上的差异很小,尤其台湾闽南语中的台北话跟厦门话在语音上最为接近。台湾闽南语和厦门话最主要的差异是在词汇方面,约有10﹪的不同

 
厦门自19世纪中叶成为通商口岸以后,逐渐发展成为中国大陆闽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厦门话也逐渐成为闽南地区的优势方言,取代了早期泉州话、漳州话的地位而被视为是闽南话的代表(周长楫1996;张振兴,1997)。而台湾在日治时期到40、50年代之间,也确实有把厦门话视为台湾闽南语的标准语并加以仿效的倾向(王育德2002;郑良伟,1987)。但这种观念在现在已经消失,由台湾民间语言及媒体语言的自然使用、字典词典及教科书的编辑等看来,所使用的都是台湾闽南语而不是厦门话(郑良伟1987)。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